干净、可爱、不油腻,充满自黑精神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喜爱英格兰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7-13 01:31

干净、可爱、不油腻,充满自黑精神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喜爱英格兰

2018-07-12 23:11来源:足坛欧美汇世界杯/足球

原标题:干净、可爱、不油腻,充满自黑精神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喜爱英格兰

英格兰队在半决赛上以1-2负于克罗地亚出局,看台上的英国球迷演唱了绿洲乐队的《Don't look back in anger》(《不要愤怒的回首》),以示对英格兰队的支持。本届世界杯,英格兰媒体以及球迷,对英格兰队从最初的装出来的漠不关心,到欣喜,到欣喜若狂,到全民狂欢,体现了英格兰人特有的性格:即当你在意一个人或一件事,又害怕失去他时,往往装做漠不关心,直到在现实面前,展现自己最真实的自我,这是腐国的特征之一。

以往所谓英格兰足球流氓的种种人云亦云,终于在本届世界杯上化为泡沫。在本届世界杯上,真正的足球流氓是在阿根廷门将卡巴列罗出现失误之后,要强奸他妻女的阿根廷极端球迷;是在哥伦比亚巴卡罚失点球后,一边在社交媒体上要求对英哥战重赛,一边要杀掉巴卡的哥伦比亚球迷。与之相比,英格兰所谓足球流氓,只不过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。

这就是我们喜欢英格兰队的原因,他们欢乐,他们真实,他们透明,他们乐观,他们自嘲,英格兰媒体永远喜欢批评和挑自己人的毛病,而英格兰球员从来不会说,“你行你上啊。”

  快乐足球的本质,是干净、可爱、不油腻

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在世界杯之前并不被看好,当时英格兰一大堆足球名宿,并没有想到英格兰能打入半决赛,而是希望英格兰队,在小组赛里别被突尼斯或巴拿马淘汰!当然也有些名宿认为,英格兰是可以打入决赛的,而且他们开始直接为球队的阵容担心。

在战突尼斯前,保罗-默森在参加天空体育台的节目中说道,“索斯盖特必须用斯特林,如果我们要夺冠,在首战就需要用斯特林,切记,我们不要和巴西同区,如果我们在四分之一决赛上干掉德国,我们就能捧得世界杯!”

这是当时为数不多的,对英格兰队有信心的名宿。阿尔沙文则认为中后卫是英格兰最大短板,此外还包括门将;前英格兰主帅阿勒代斯因为受贿丑闻辞职,他不否认自己对索斯盖特是嫉妒羡慕恨,“每当我看到索斯盖特指挥球队,我总是忍不住很嫉妒,那本是我的球队。”

尽管无数路人甲乙丙丁以及前任,都在世界杯前以及世界杯开赛后抢镜,英足总以及英格兰队的一切,都是透明且完全暴露在媒体的彻底监督之下的,媒体和名宿对索斯盖特不满,是认为他不应该有这么好的运气接手英格兰。

英格兰队与以往相比,没有内讧传闻,没有球星之间的不和,尽管主帅一如既往的被抨击,但所有人都是站在各种非足球的角度和个人喜好的角度自由发言,在小组赛打完第一轮时,索斯盖特的马夹是被嘲讽的,“居然不害怕热到中暑”;到了四分之一比赛结束后,他的马夹被视为是英格兰足球的吉祥物。

英足总以及索斯盖特身上,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干净,整支英格兰队和背后的媒体球迷,充满着互相斗争、互相捧吹、互相打压,但骨子里却是干净的,阿代勒斯的受贿丑闻,是英格兰足球为数不多的受贿新闻之一,这才有索斯盖特的上位。拿阿根廷足协和主帅桑保利的新闻,与英足总和索斯盖特的新闻相比,你就知道一个事实:马岛战争阿根廷人是怎么输的。

索斯盖特一直提倡快乐足球,是知道一旦球员在比赛中出现失误,会被英格兰媒体放大炒作,导致球员以及球队心理出现阴影,这是他作为英格兰足球失败者的记忆之一,他在斯特林不断的浪费机会下,依然对其充满信心,而且绝对不给压力。在这种情况下,英格兰球员是不假摔、不浪费时间的球员。

在英克战中,斯特林下半场有一次在克罗地亚禁区内摔倒,他自己立刻又站了起来,换做是内马尔和姆巴佩之流,恐怕已经开始在禁区内翻滚了。在半决赛前的训练中,索思盖特拿出了压箱底的宝贝——“惨叫鸡”协助训练。凯恩、斯特林、阿里、马奎尔等球员拿着“惨叫鸡”道具在场地内相互追逐打闹,那画面仿佛是走进了绿茵版的游乐园。

我们没有理由不喜欢这样一支英格兰,虽然他们被称为三喵,他们可爱,接地气。不论输赢,球员和教练不会对媒体和球迷说,“有本事你上。”

  英国球迷:建立在个人意义上的自我发泻

对于英格兰球迷文化,中国球迷接触到的都是啤洒、流氓,是1985年海瑟尔惨案中的制造者,是西汉姆球迷中的疯狂打斗者。

这种带有有色眼镜式的描述,甚至有媒体的有选择报道:在海瑟尔惨案中,其实是尤文图斯球迷向利物浦球迷扔掷杂物,对于西汉姆极端球迷,苏格兰场也有专门的案底。大部分英格兰球迷,只不过是喜欢展现自己。

在2018年1月,来自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极端球迷,专门飞到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,这些俄罗斯的极端球迷,与博卡青年的极端球迷“LA 12”,萨斯菲尔德和新芝加哥极端球迷会晤,商讨在世界杯上,如何给英格兰球迷致命一击。俄国的极端球迷表示,他们可以提供免费的机票和食宿,就是希望阿根廷极端球迷作为雇佣军,来给到俄罗斯看球的英格兰人致命一击。

与之相比,英格兰球迷对于足球的态度,还是看足球时的兴奋,以及饮酒。最搞笑的新闻是,由于面临着食品级的二氧化碳短缺的影响,在五六月世界杯期间,啤酒和各种碳酸饮料的生产面临原料短缺,最直接的影响就是,世界杯期间,英格兰球迷将缺少啤酒喝。

事后证明这当然是一出无用的假设,从另外一面则反应,英格兰球迷并非那么热爱暴力,他们只是热爱啤酒和表现,又被诸如大宪章以来的各种条例认为,“喝啤酒以及打砸”是生而应得的权力之一,一遇到警察就更加高亢。当然,中年英格兰男性球迷看球回家打老婆的事情是有的。

英格兰队在半决赛上以1-2负于克罗地亚出局,看台上的英国球迷演唱了绿洲乐队的《Don't look back in anger》)(《不要愤怒的回首》),以示对英格兰队的支持。英格兰球迷对于球队的支持,与皮克福德这些球员倒地掩面的镜头形成鲜明的对比,英格兰的球迷文化,是一种建立在个人意义上的自我发泻,而不是某些国家极端球迷组织的暴力行为。

  自嘲与幽默:淡水龟一样的主教练

独立电视台从2014年4月28日开播了早间谈话类节目《Good Morning Britain》,即《早安英国》,这是一档从早上六点至八点半的晨间新闻访谈及真人秀节目,节目主持人之一的皮尔斯-摩根,对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一直是冷嘲热讽,在2017年9月2日英格兰队4-0战胜马尔他队,赢得世预赛第二场胜利时,皮尔斯-摩根忍不住说道。

“坦率地说,让我的宠物淡水龟去执教一样能赢下马耳他队。只要英足总愿意支付合适的薪资,世界上有一群比索斯盖特更好的教练。他只是一个相对来说价格更为低廉的选择。”

在世界杯32强里,对主教练人选不满的媒体很多,但绝对不会有一个人对自己国家队主教练如此贬低,皮尔斯-摩根倒承认,这样说是因为他对英足总的态度十分不满,“索斯盖特只是一个听话的主教练,是他们能够找到最听话的人。”

当英格兰打入半决赛时,皮尔斯-摩根终于承认,他错了,“我一直说我的乌龟在执教上和索斯盖特一样出色,我错了”。

当英格兰战胜瑞典之后,红十字白底的圣乔治旗飘过英格兰大街小巷,意大利人也来凑热闹。热那亚市长声称,这红十字白底的圣乔治旗,最初的版权属于1100年建立的热那亚城邦,是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时,被狮心王理查带回不列颠岛的,英格兰人要交税。当然,英国政府,没有人回应热那亚方面的版权要求。

英格兰球迷在自家看完球后的各路嗨,有人还从双层的公共汽车上往下跳,让皇家警察们异常愤怒,“你们在俄罗斯就象狗一样听话,只有在自家这么猖狂。”大概也只有英国警察会这样形容自家球迷,球迷也没觉得受到伤害,该怎么干就怎么干。

英格兰足球各种各样的被自嘲和自嗨,那种不列颠式的幽默,混杂着二百年前伦敦的下水道气息,以及苏格兰高地而来的高纯度威士忌的味道,这种融合式的文化,产生了英格兰球迷。

  足够自信的国家,才会认为足球只是游戏

英格兰足球就是在各种讥讽中活着,英足总小心翼翼,生怕得罪媒体和球迷在内的各位爷,虽然每一次世界杯前后,总是会让各位爷们讥讽和挖苦不己,但还是兢兢业业的做着自己的事,充分展现了作为一个受到媒体和法律监督的机构的社会责任和价值。

1215年,大宪章出现,使英国国王的权力,受到法律以及民主的监督,最终使英国成为一个民主的、能够保障所有人权益的国家。1649年1月,当查理一世被送上砍头台时,不列颠王国并没有因为国王的死刑而陷入衰退,在议会以及被视为利维坦的克伦威尔的带领下,英国开始变为日不落帝国。

英国唯一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失败,是被他们自己打败的。1620年,清教徒们乘坐五月花号,从英国来到北美大陆,并建立一系列殖民地,而做为母邦,英帝国对于北美大陆的态度十分明确,这里是殖民地,必须受英国议会以及不列颠岛人民的控制。

北美大陆的移民们,在英法战争中站在英国一边,但是英国议会在1764、1765年推出的《糖税法》和《印花税法》,严重剥夺了殖民地人的权力。在英法战争后,富兰克林说道,“大英帝国如同磐石,深耕于美利坚。”而1766年,他对英议会的议员们说道,“《印花税法》,可能造成北美大陆的暴动。”

1773年的波士顿倾茶事件,最终在1775年5月产生了第二届《大陆会议》,并通过了《独立宣言》,其结果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独立战争,以及美利坚合众国的成立。即使如此,英国与美国,在美国独立战争后依然保持着血脉相连,这种血脉相连一直维持到今天。英国人认为,现代民主政治在英国产生,但最大的成果,却是美利坚合众国。

这也是英格兰人对于足球的态度,虽然现代足球起源于英格兰,虽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,英格兰足球与匈牙利足球才是世界足球之王;但英格兰人并没有对其足球历史有太多的怀念。因为从世界杯的成绩来看,英格兰队甚至不如法国。后者在二十年前才夺得世界杯冠军,但已经三入决赛,而英格兰只有一次。

足球只是游戏,无关历史和国家荣誉,只有简单、直白,以及比赛时的快乐。一个越自信的国家,越不会把足球与国家荣誉强行捆绑到一起。

只有南美某些国家,在国内政治腐败,权贵集团形成政治建制之后,无法改变民生,无法改变经济困境,才会把足球放在第一位。在这些国家里,人民把足球当做唯一,当做麻醉剂,因为当他们从球场出来之后,会发现他们一无所有,唯一拥有的只是球场里九十分钟把自己当做主人的快感。(搜狐体育 钱琨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