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国安25载队医双印退休 曾用电针"征服&quo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2-02 19:45

服务国安25载队医双印退休 曾用电针"征服"外援

2018-02-02 18:38来源:射门中国国安/外援/退役

原标题:服务国安25载队医双印退休 曾用电针"征服"外援

双印的针灸疗法受到国安队员的肯定

约图/

记者 王帆

法制晚报讯(记者 王帆) 今年1月5日是双印的六十大寿,当然,这也意味着,这位曾经跟随国安南征北战了25年的功勋队医正式退休。国安25载春秋,很多往事还历历在目,双印在队中迎来了一拨又一拨球员,又见证了他们转会或退役,这么多年在一起,他们感觉就像一家人。其实算上国安正式成立之前的几年,双印在这支北京的足球队中一共任职了30余载。

早年间,队员们都称双印为“双哥”,近几年,队里的人都叫他“双大爷”,从称呼的变化就可以看出,双印在这支球队经历了多少代人的变迁。从当年和队员能够称兄道弟,到现在像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,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呵护着队员们的健康。

退休后的双印依然没有离开自己热爱且擅长的“手艺”,每周一、三、五下午他都会在自己位于工体的诊所里坐诊,登门拜访的都是些慕名而来需要理疗和康复的人们。

曾经专业练举重

学生时期曾创百米校纪录

从1975年11月到2018年1月5日,双印的工龄达到43年,很少有人知道,在来到北京国安队(1992年之前在北京队)当队医之前,他还有过运动员的经历。

1975年,双印成为先农坛体工大队北京举重队的一员,曾获得过抓举全国青年冠军、全国锦标赛亚军,直到1981年退役。

在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之前,双印还业余练过田径,并且于1973年参加过全国第一届中学生运动会田径比赛。更加值得一提的是,双印曾以11秒1的成绩创造过北京汇文中学的百米校纪录,有人开玩笑说他这百米速度没踢球可惜了,其实多数人有所不知,在1975年进入举重队之前,双印曾在八一青年队踢过一个月的球,不过后来就专项练举重了。

1987年,双印来到北京足球队担任队医,也正是从那时候起,他便开始了和北京足球这段漫长的情缘。在足球队当队医,不仅要手艺好,还要跑得快,比赛过程中一旦有队员受伤倒地需要治疗,场下的队医就要拎着药箱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场上进行紧急处理。年轻时的双印拥有着不俗的百米速度,快速跑上场自然不在话下,不过他也因为跑得太快而闹过“笑话”,“我过去跑得可快了,1993年全运会足球比赛的半决赛,北京和山东,在工体踢的,那天滂沱大雨,场上有人受伤,我就拎着药箱往场上跑,结果裁判给了一个停止的手势,我没‘刹住车’,一个滑铲就摔倒了。”说到这些往事,双印历历在目,即便那已经是25年前的事情了。

曾患癌症仍坚守工作

历经多代球员多任主帅

从当年的北京队到后来的北京国安,再到如今的北京中赫国安,双印在球队经历过现任主帅施密特之前的所有中外籍教练。

“第一任是唐鹏举,我们是1987年一起到的北京队,当时他上任。1995年是金指(金志扬),然后是沈祥福、乔利奇、魏克兴、卡洛斯、老彼德(彼德洛维奇)、李章洙、洪元硕、斯塔诺、帕切科、曼萨诺、扎切罗尼、谢峰和何塞。”双印一一列举着自己这30多年辅佐过的主教练,从土帅到洋帅,他们一起经历着创建和复兴、巅峰和低谷。

2017年7月,施密特团队上任之后,双印离开了其跟随南征北战了30余载的一线队,直到今年1月份,年满60岁的他正式退休。站在当下回过头看,30年的时光仿佛一瞬即逝,但是双印为这支球队倾注的不仅是时间和精力,更是责任和情感,他和这支球队共同拥有着太多回忆,有欢笑有泪水。2009年初冬,国安终于在工体问鼎中超,实现了联赛冠军梦,那也是球队迄今为止唯一一座冠军奖杯。那天,“老臣”双印激动落泪,尽管现在当我们再聊起当天的情景,他开玩笑地“否认”了自己的泣不成声,但是这个冠军是球队的荣光,也是双印的荣光。

过去的30年,双印不仅见证着球队的发展和变迁,他的人生也在这里品尝过种种滋味,甚至是经历了生死考验。1993年,双印被查出患淋巴癌,在连续治疗仅仅3个月后,他又重新回到球队中、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,甚至开始跟队在外冬训,在那期间,他的治疗一直没有间断过。每每说到这段经历,在旁人都钦佩他的勇气和坚强时,双印总是轻描淡写,积极对抗病魔的他,最终也战胜了病魔。

双印坦言,这么多年在队里,每天和这些年轻人朝夕相处,自己的心态一直保持着年轻,心情好了,自然也有助于身体的恢复和健康。“天天和年轻人在一起,氛围确实不一样,这帮孩子有的也说、无的也道,一天到晚打打闹闹,乐乐呵呵的挺好。”

冬训亲自煲汤

医疗室里欢乐多

90年代国安成立之初的几年,球队里一度只有双印一名队医,每天忙得热火朝天,尤其是到了冬训,双印既要帮助队员们治疗、恢复,同时也要担任起大家的“营养师”。

冬训是一年中最辛苦、最枯燥的时候,当年多数球队都会选择去“四季如春”的昆明进行冬训,队员们还要经受着体能测试的考验。为了让自己的队员们最大程度地保证身体状态以及体能状态,双印每次冬训都会自带一口锅去昆明,每天给大家“煲汤”,“那个年代队员们要进行12分钟折返跑测试,非常辛苦,我就自己带上电饭煲, 备好西洋参、黄芪、枸杞等,到了昆明去买新鲜的甲鱼和鸡,给队员们炖汤补身体,有时候也会煮冰糖银耳,换着口味来。每天下午开始小火煨着,晚上睡觉前,每个队员带着碗来我这儿领汤。”

年复一年,双印待队员们有时候就像是家人,他的医疗室也逐渐成为了队员们最爱去的地方。“俱乐部的医疗室,其实有时候就像一个‘小俱乐部’一样,大家连治疗带聊天,茶水瓜子,有吃有喝的。”每年冬训,球队在一个地方一待就是一个月,训练之余,双印的医疗室变成了最热闹的地方。爱喝茶的他每次都会带去充足的茶叶,还有瓜子,队员们在等待治疗的过程中,都会“蹭”上几口,有伤的治伤,甚至没伤的也愿意去凑凑热闹、聊聊天。逐渐地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,后来很多队员就都把去双印屋里喝茶、聊天当成每天必备的程序。

至于谁最爱去医疗室?据双印透露,最近期的典型是门将杨智,“杨智,今天这儿疼,下场比赛完了又那儿疼,他真的是一会儿一个变,我就掌握了他这种习惯,实际上他有时候不是伤,只是某一个动作的反应。他比较喜欢往我医疗室这儿来。”

当然,也有很少让双印“操心”的队员,“陶伟,你什么时候见他受过伤?更没有受过大伤。有些人的踢球方式不一样,他的想法、他的技术运用都是不一样的,有的人可能就是脑子一热那下就受伤了。张稀哲也很少治疗,除非比赛让人踢了,硬伤,当时处理完了,恢复两天就没事儿了。他不喜欢揉揉、弄弄的,有时候我给他们安排赛后第二天请几个大夫来做按摩,有的队员就不爱做。”见证治疗手段变迁

用电针“征服”外援

30年间,双印“迎来送往”了太多教练和队员,同时,作为队医的他也见证着医疗手段的变迁。

“过去没有那么多医疗仪器,充其量是有一个烤灯,里面有一个磁板,是一种理疗仪,还得我自己拎着去外地,带着架子不方便。”老一辈的队员们称其为“神灯”。现如今,医疗手段日新月异,“现在治疗手段很多,中频、高频、低频、微波、冲击波等,经历了好多代医疗手法的变迁。”

1981年,双印从举重队退役之后,在医务室领了一个放针灸用的小针盒,一直保留到了现在,也一直在用,“这个小盒一直在我的小药箱里,过去不用针灸的时候,注射器都是玻璃的,针头是钢的,要把它们放到针盒里去蒸,消毒。”

双印扎针灸的手法人人称道,电针加烤电,疗效更是显著,技巧必须到位,“要了解需要扎的部位,具体到是哪条肌肉,肌肉的走形、深度、角度和力点,都是不一样的。”不过不是所有人最初都能接受扎针的治疗方式,尤其是外援。国安曾经的“三杆洋枪”之一卡西亚诺便是最初非常抵触扎针的一名外援,不过亲身体验过电针的疗效之后,他不仅深深信赖并“爱上”了电针,甚至在当年离开中国的时候还带走了两部仪器。“卡西亚诺刚来队里的时候,觉得电针不靠谱,老外以前没见过这种中医的治疗方法,后来他就离不开电针了。离开中国的时候他买了两个电针治疗的机器,还有一次性的针灸,他还让我给他开个证明,说回到自己的国家之后要‘行医’。”回忆起这件事情,双印笑了,“这可不是我能开的东西啊!”

据队员介绍,除了常规的治疗手法之外,双印还会自制治疗小工具,队员铲球很容易将皮肤搓破,双印就自制了一种小软垫,贴在伤口处帮助愈合。他还有自己的“小偏方”,就是往伤口上抹四环素软膏和红霉素软膏,而不是紫药水,“伤口是要渗出液体的,但是运动员每天在训练的过程中倒地是反复的,抹这种软膏既消炎又让伤口软化、滋润,而不会结痂,避免伤口反复破损。”

文/记者 王帆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